国产精品在线公开
国产免费

在日本封神的高僧第一人,回家了

发布日期:2021-10-21 08:01    点击次数:154

Https://www.zhihu.com/video/1194887447190925312近1300年前,扬州高僧鉴真,

穿越东海到达日本用了10年。

从此开始了一个人改变整个日本的传说:

帮助日本建立僧侣制度,

给皇帝、皇帝和太后戒律,

给400个新手出家戒,

日本法门的主山唐赵体寺建立。

1260年来,崇拜者一直在编织。

2019年12月,上海博物馆跨年大展开幕,2019年12月,上海博物馆除夕开馆。

它讲述了鉴真的故事。

五组11件宝物从日本运到上海:。

日本最高级别的国宝“金龟佛塔”,

描绘鉴真生活的东征画卷,。

还有“日本王维”东山凯一,

68分区扇面画为鉴真。

有很多去日本看不到的宝藏。

这次在上海,我做了一个沉浸式体验的展览。

这种“沉浸感”并不是因为高科技互动。

取而代之的是恢复了唐代赵体寺陈列的文物原貌。

展览是免费的,值得再看一次。

作者叶莉。

“师父,到日本了,我们终于到日本了!”公元753年的冬天,几个弟子泪流满面,搀扶着高僧鉴真,从海船上走下,双脚踏在了日本的国土上。“师傅,我们到日本了,终于到日本了!”公元753年冬天,几个弟子放声大哭,帮助高僧鉴真从海船上走下来,踏上了日本的土地。

此时,距离鉴真下定决心去东方旅行已经11年了。他的随行唐朝使者去世,许多弟子去世。他双目失明,九死一生,深受感动。

在东海的另一边,日本天皇期盼了多年的师父,亲自安排他在最尊贵的东大寺安顿下来。听到这个消息,高级官员和普通百姓都来表示敬意。

从此,一个扬州和尚开始影响日本的每一个人。

鉴真是谁?为什么他宁愿死也不去日本?你带了什么宝物?为什么他能受到日本的尊重?为什么要建唐赵体寺?

穿越回1200多年后,2019年12月,上海博物馆新春展“海上彩虹”开幕,我们可以从中窥见一斑。

金敬之是本次展览的内容策划之一。年轻时学习日本艺术史,回国后到上海大学工作。她向我们介绍,这次展览的机会是由于唐赵体寺皇家影堂的大修,堂内珍贵的隔断画正好可以外出游览。

通过奈良国家博物馆的介绍,许多珍品来到上海博物馆展出。“皇家影厅专门为鉴真的坐着画像,每年只对公众开放3天,所以很多展品即使去日本也看不到。”

展览的日本代表之一易说,一般文物都是空运输,但这次隔断画是专门海运的,船名叫“新”。“冬天,海上风平浪静,宝藏安全抵达上海,可能是鉴真真的在守护我们。”

展览分为两部分。第一部分是关于鉴真。共有5组11件国宝。第二部分是日本民族画家东山开一为鉴真创作的68面隔断画。

东征画卷:看鉴真的一生。

走进展厅,在玻璃展柜里,陈列着《东征画卷》。画卷是日本画风,用图文讲述故事,类似最早的漫画原型。

《东征画卷》绘于13世纪,共分五卷,每卷长15-20米,总长83米。它讲述了鉴真的一生:从鉴真出家到唐代在赵体寺去世。以此类推,北宋王希孟的《千里河山》有12米,所有的《东征图》都展开了,是《千里河山》的5倍。组织这幅画的是13世纪的日本僧侣,他也是鉴真的后裔。

现在,第二卷在尚波展出,描绘了鉴真穿越东方的经历。我们可以看到鉴真是如何一次又一次的失败,一次又一次的开始,在被浪潮席卷,被世人所知之后。

手持伞盖的鉴真,断成两半的船,岸边的渔夫,用胡粉勾出的浪花……画面上一个个细节,色彩丰富、细腻生动,需细细观赏。鉴真拿着伞盖,一条船断成两半,渔民上了岸,海浪勾住了胡芬...画面上的细节色彩丰富,细腻生动,需要仔细观看。

2020年1月14日之后,展览将改为第五卷。然后你会看到鉴真最终到达日本的激动人心的一幕。我还可以看到鉴真先去太宰辅,然后去奈良,再去东大寺,给日本天皇太上戒律的壮观景象。在画面的最后,“唐赵体寺”终于出现了...

值得一提的是,古代的绘卷观赏是一种私人交往时的娱乐。一般由主人打开一小段画面,50厘米左右,与肩同宽,而客人们往往是俯视画面,等看完这一段,再慢慢地卷开下一段,把之前的合上。随着画卷的展开,故事也向前发展,观赏者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来看,就像“手掌间的动漫”。在展厅的展览柜中,画卷通常打开1-2米,而观众由右向左,慢慢踱步向前,依次观看,随着脚步的移动,从而进入到故事中去。值得一提的是,古画和卷轴观赏是私人交往中的一种娱乐。一般主持人会打开一张短图,宽约50厘米,肩宽,而嘉宾往往会低头看图。读完这一段,慢慢铺开下一段,合上上一段。随着画卷的展开,故事也向前推进,观众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观看,就像“掌中动画”一样。在展厅的展柜里,画卷通常会打开1-2米,而观众则从右到左慢慢向前踱步,依次观看,并随着脚步移动,从而进入故事。

国宝“金龟舍利塔”,舍利信仰 国宝“金龟佛塔”,信仰的遗迹。

在卷轴的边缘,还有另一件日本国宝:金龟佛塔。

宝塔用铜打造,表面镀金,里面的玻璃瓶原本装的是遗物。塔身藤纹采用透明雕刻手法描绘,庄重细腻。它是日本佛塔的代表作之一,被命名为“国宝”。

当年鉴真东游时,可以说带去了整个佛教世界:僧人的助手,有技艺的工匠和画家,还有文物、佛教乐器、经书和各种艺术品。

这些珍宝跟随他走过了漫长的旅程,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装在黄色玻璃瓶中的3000件佛教文物(释迦牟尼火葬的结晶)。展览的学术顾问松本信治解释说:“因为玻璃瓶是当时日本无法烧制的质地,再加上文献记载,可以断定是鉴真亲自带到日本的。”

正是因为日本人对舍利的信仰,唐代的赵体寺才在1260年间没有衰落。

有一个关于乌龟底座的故事:鉴真在东渡的时候不小心把佛器掉到了海里,海里的乌龟又把佛器拿了回来,这样宝物就传到了日本。在13世纪,根据这个传说,人们制作了我们看到的乌龟佛塔。

还有一种说法是,在密宗教义中,乌龟是佛教世界的支撑,相当于乌龟“承载”了宝塔和整个世界。

鉴真画像

这个鉴真的僧侣雕像是15世纪在日本室町创作的。这幅画像再现了鉴真的死亡场景:他闭着眼睛,弯着腰,眼神安详,背景是他的家乡中国的水墨山水。

事实上,画家在鉴真去世已经有800多年了。当时,奈良的寺庙复兴了,唐代赵体寺的画家专门画了画来悼念鉴真和尚。

上海博物馆展览现场展览的第二部分,名为“情景交融”,展现来自唐招提寺御影堂内的68面隔扇画。御影堂是鉴真圆寂后,供奉他干漆坐像的地方。1960年代大火之后,新的御影堂落成,内饰一直处于空白状态。1970年找到了东山魁夷,请他来绘制隔扇画。上海博物馆现场展览的第二部分名为“情景交融”,展示了来自唐寺皇家影堂的68幅隔断扇画。皇家影子厅是鉴真死后用来供奉他的干漆坐着的肖像的地方。20世纪60年代大火之后,新的皇家影厅落成,内部始终处于空白色状态。1970年,我找到了东山开一,请他画隔断扇画。

隔扇画是日本特有的一种形式,是在室内隔断空间的拉门、墙壁上所作的绘画。隔断画是日本特有的一种形式,是在室内隔断空的推拉门和墙壁上作的画。

为了让中国观众身临其境,上博的展陈特意将隔扇画立在榻榻米上,尽可能还原御影堂的室内景象。观众移步换景,沿着动线慢慢深入,感受东山魁夷笔下的中日风景,感性、隽永、禅意。为了让中国观众沉浸在场景中,展陈特意将隔断画在榻榻米上,尽可能还原御影堂的室内场景。观众为换换风景而感动,沿着动线慢慢加深,感受到了东山开一笔下的中日风景,动情、隽永、禅意。

来自日本和我的家乡中国的风景。

六十八幅扇子画分为两组。第一组为皇家影厅公众空室内部,以“海浪声”为主题,“山云”代表日本风光。

“因为东山开一觉得,鉴真踏上日本的时候,他是瞎的,但他能听到海浪的声音,闻到大山的味道,用身体和皮肤感受到一个日本,所以这个日本是模糊的。”金敬之向我们解释了东山开一的描述。群青是日本名山,东开山用“蓝”在不同层次涂抹。

《海浪声》是一个冬天的场景,巨大的海浪冲击着礁石,就像是还原了鉴真第一次登陆日本半岛时失明的感觉。"汹涌的海浪和摇曳的松树象征着与海洋顽强抗争的灵魂."

《山云》是春夏之交,深邃幽远的云雾,像是鉴真慢慢熟悉这片土地后,感受到初夏的微风,氤氲的水汽。“山云”是春夏之交的一朵幽云,像鉴真慢慢熟悉这片土地后初夏的微风和氤氲的水汽。

第二套隔断扇围绕着供奉鉴真雕像的内室,是真正陪伴鉴真的中国风景。

《黄山晓云》《桂林月宵》和来自鉴真故乡的《扬州熏风》,完成于1980年。鉴真故里的黄山晓云、桂林月光、扬州寻凤,都是1980年建成的。

水墨画中的扬州和瘦西湖两岸的杨柳,都是朦胧的场景,既真实又神秘。这68幅隔断扇面画是画家东山开一走遍日本海岸11年后,鉴真为了能在这样的环境中休息,三次在中国写生而画的。

东山开一的10年创作之路。

东开山被称为“日本的王维”。他其实是日本国民心中的山水画家,以日本情调的细腻美著称。

“当时,‘日本画’是以中国画为基础,融合了西方绘画技巧。东山长大后,他们受过良好的中国文化教育,所以他热爱中国。”

完成为鉴真画隔断扇面画的任务后,东山开始了长达10年的创作之路,他称之为“唐代赵体寺之路”。什么样的主题最适合鉴真陪伴?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做白日梦和思考,在精神上不断接近鉴真。

“每次去奈良和大和,都会去唐赵体寺,坐在御影堂。我会想起唐朝的一个和尚鉴真,他在去日本的路上经历了五次磨难,在经历了十二年的春秋之后,他许下了一个夙愿...图像逐渐出现在白色背景的分区风扇上。”

他设想上殿是山,而陈店正殿是海。

1973年正月严冬,东山开一离开办公桌,出发去山海间野外写生。因为他早先独自在欧洲学习,所以习惯了“在路上”的状态。沿着日本海岸线,他游览了名山大川:津轻半岛、能登、湖田肖斌、青海岛...

海浪汹涌澎湃,冲击着岩石,海浪的白色泡沫形成了特殊的图案。特别是因为季节和天气的变化,大海呈现出一种蓝绿相间的颜色,这让他特别开心。他想让鉴真看看他见过的日本海。

从素描,到小画,中画,大画,最后是正式画。1975年,东山开一完成了部分日本景观。群山将密密麻麻的仙女渲染到了极致,而大海则呈现出滚滚波涛。

而对于鉴真故乡中国的风景,他早就向往已久。70年代中日邦交正常化,两国刚可以互通,他就来中国了。从1976到1978年,连续来了三年:遍访洛阳、南京和扬州后,去过太湖、桂林、洛阳,登上过黄山,最远甚至到了新疆。还到北京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,从古至今,看了大量中国水墨名作。至于鉴真故乡中国的风景,他早就向往了。20世纪70年代中日邦交正常化,两国可以相互交流,他就来到了中国。从1976年到1978年,我连续来了三年:游完洛阳、南京、扬州,又去了太湖、桂林、洛阳,爬了黄山,甚至还远到了新疆。我还去了北京故宫和上海博物馆,看到了很多中国自古以来著名的水墨画。

这一次,东山开一放弃了华丽的色彩和技法。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水墨画,他的精神内核更多的是“中国画”。

近几年,鉴真在日本持续高关注度,关于他的小说、电影都出了。就像奈良国立博物馆的松本馆长所说:“日本民众,至今依然记着鉴真,依然感谢他。”近年来,鉴真在日本备受关注,他的小说和电影也相继出现。正如奈良国家博物馆馆长松本所说:“日本人民仍然记得鉴真,仍然感谢他。”

为什么鉴真的影响如此深远?事情得从唐朝说起。

古老的日本文化和知识是从中国和朝鲜半岛传下来的。

6世纪,佛教传到日本。710年,日本首都迁至奈良,仿唐长安。

日本天皇给唐朝使者下了一个密令:带一个和尚回来,帮助建立和尚制度。

742年,鉴真是当时江淮地区最受尊敬的和尚,他在扬州大明寺给老百姓讲经。唐特使决定向他求助。

鉴真问门徒:谁愿意去?弟子不情愿。“我听说你必须穿越汹涌的大海去日本。可能一百个人都到不了。”这时,鉴真说:“这是为了佛法,为什么要珍惜你的生命?如果大家都不去,我就去附耳。”

和尚鉴真六次东游。

鉴真688年生于扬州,前半生致力于实践。他拜访洛阳和唐朝中心长安的名师,学习佛教,讲学传教,是名副其实的和尚。按理说,既然选择了在家乡扬州定居,又怎么会突然迎来180度大转变呢?或许他可以从自己选择的法家学派身上学到一二。鉴真是一名“律师”。这条法律不是法律,而是戒律。佛教律师是法门大师。他有至高无上的佛性和智慧,有资格给僧侣正式的戒律。他也是“和尚的老师”。

在鉴真之前,没有能教戒律和主持仪式的大师。鉴真向唐朝使者许下“不去则已”的承诺后,下定了决心。当时禁止中国人私自出国,所以渡东计划必须秘密进行。共进行了6次。

第一次和第四次,他们因为内部告密而失败。第二次是因为船在出发后不久就触礁了。

第五次就更难过了,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完美的准备,却因为风暴漂流到了海南岛……不得不再次回到扬州。此时已是748年,跟随的唐使和众多弟子相继去世。而鉴真本人,他的视力逐渐衰退,他又回到了非常孤独的状态。

1973年,新任唐使清河在扬州找到,恳求他再次赴日。

第六次东进时,鉴真一行从苏州出发,先到达阿波岛、阿奈(今冲绳),再经过秋岐五浦、萨摩(今鹿儿岛),最后到达太宰辅(今福冈)。

这时,鉴真已经66岁,完全失明。然而,在日本的后半生,他还是留下了无数的精彩。

754年,在东大寺大佛堂前,孝谦天皇圣武天皇和四百三弥受戒,这是日本历史上的第一次,完善了日本佛教的戒律,从而结束了私人出家的时代。

756年,他被任命为大和尚首都,指挥所有僧侣。759年,鉴真离开关帝东大寺,因为他想给更普通的三昧人持戒,传播佛教戒律。他把皇帝赐给他的封地改成了唐赵体寺,入口处的牌匾是日本孝谦天皇模仿王羲之的御赐。

唐代的赵体寺也被认为是日本法家的主山,也是主要的寺院。763年,鉴真死于奈良。

在接下来的一千年里,唐赵体寺因为日本首都的搬迁而被废弃。是鉴真留下的3000件遗物,挽救了唐赵体寺的生命。

12世纪,出于对遗迹的信仰,唐赵体寺逐渐复兴。13世纪,觉生和尚在唐代赵体寺恢复了印心仪式。鉴真,一个特立独行的“陌生人”,在中日文化背景下,被后人铭记已久。

唐寺五大亮点。

唐赵体寺是鉴真一人所建。与东大寺这样的皇家寺庙相比,它很简单。不过如果去奈良,还是值得去唐赵体寺看看。鉴真留下了许多珍宝。

1.唐风建筑金堂。

在唐代赵体寺的建筑中,最吸引人的是金堂,这是奈良时代至今仅存的金堂。

建筑风格,从外观到内部,都有很强的“唐朝风格”。梁思成曾指出卜柯济堂与唐赵体寺金堂有许多相似之处。

除了“国宝”金堂,被列为最高级别文物“国宝”的唐赵体寺内还有四座古建筑:讲经堂、供奉佛教文物的鼓楼、寺庙藏经藏宝的经书珍宝,因功能不同,风格各异。

2.精美的佛像。

寺庙雕塑也深受唐代风格的影响,这是鉴真等人带来的时尚。鉴真到来后,日本有了雕刻人像的习惯。我对鉴真的坐姿画像就是这种习惯的延续。

御影堂:皇家影子厅:

鉴真干漆坐像(国宝)。

金堂:

给甘露斯纳福(国宝)雕像上漆。

穆欣干漆观音像(国宝)

穆欣干漆药师佛像(国宝)

梵天因陀罗(国宝)木制雕像。

四天王木像(国宝)。

3、工艺品3.手工艺品。

乌龟舍利塔(国宝)

唐赵体寺(重要文化财富)。

4、绘画4.绘画。

东征画卷第五卷(重要文化财富)。

丝绸十六罗汉(重要文化财富)。

丝绸印花的大荒王雕像(重要的文化财富)。

丝印法中曼陀罗(重要的文化财富)。

5.古籍。

唐代赵体寺全部经书共有4794帖(宋版4456帖,和版88帖,书法250帖)。

2019年是中日文化交流协议签署40周年。上海博物馆的新年展览从日本借出了许多珍宝,并向中国观众介绍了唐寺、和东开山。

事实上,中日之间的文物展览和交流一直都是丰富和谐的。

比如日本每年的正仓院大展,总会引起中日两国人民热议。比如2019年初,东京国立博物馆的“颜真卿大展”上,177件真迹,引爆全日本,在中国也多次上热搜、刷屏朋友圈。比如日本的正仓院一年一度的展览,总会引起中日两国人民的热烈讨论。比如2019年初,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的“颜真卿展”上,177件原创作品在全日本爆红,还多次在国内热搜、筛选好友。

今年秋天,同样是纪念中日文化交流40周年特展的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选择了《三国》,受到了日本观众的热烈欢迎。展览共有220件文物,展示了从汉代到三国的最新考古研究成果,再现了真实的“三国”。

借展阵容庞大,包括甘肃省博物馆、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、天津博物馆、南京博物馆等。

以中国为例,2018-2019年上海博物馆新年特展“董其昌展”展出了十余件国内外日美机构的重要藏品。其中有三件珍品,是从日本三家博物馆借来展出的:颜真卿楷书《自书帖卷》、董其昌《盘古序书画合集》、董其昌行书《项墓志卷》。

例如,2019年在故宫博物院任静宫举办的“龙泉青瓷”展览上,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名品“马蝗之旅”惊艳亮相。

从这些展览的受欢迎程度可以看出,两国的观众都非常关心彼此的文化和历史世界。文化交流涉及的时代和话题不再局限于常见的唐宋时期。东山开一是20世纪的画家,而三国在比唐要早得多。两国文物交流的视角越来越广。

部分图片由上海博物馆提供,部分图片来自唐寺官网。



Powered by 国产精品在线公开 @2013-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